联系方式

    地址:江阴市祝塘镇人民南路58号

    电话:13861487388

    邮件:122054754@qq.com

    网站:http://www.zjnbhs.com/

博汇股份征税争拗:Esternay再次样本检验结论

2024-06-21 12:32 来源:j9九游会首页入口

  近日,博汇股份(300839.SZ)对外公告,因其“重芳香烃衍生商品按重芳香烃征税直接税”,引致子公司经营困难,宣布对40亿吨/年芳香烃抽提器、40亿吨/年环保芳香烃油制造器及有关配套器展开关停。

  此前,子公司为应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地税总局于2023年6月30日正式发布的“11号文”对重芳香烃征税直接税的决定,于今年改造重芳香烃商品线使之制造“重芳香烃衍生商品”并投入使用。

  但此后,因“重芳香烃衍生商品”仍被地税部门判定为“重芳香烃”并决定对其征税直接税,遂引致子公司2023财年和2024年一季度出现大幅亏损。

  6月17日,21世纪经济报道本报记者致电博汇股份董秘,对方表示,“子公司目前还是关停状况”。

  而对于上述争论,该董秘专业人士仍表示子公司不认可判定“重芳香烃衍生商品即为先芳香烃商品”的提法。

  但该专业人士仍透露:“我们一直在和地税部门展开沟通交流,上周五他们也派了人重新对我们的商品展开取样检测,可能会在10天左右给出判定结果。”

  “执法的刚性与企业的生存发生碰撞,各方都有压力。当前的信息披露其实不太足够,一些观点也是基于一些假设和大前提。”地税金融行业专业人士向本报记者预测现状。

  主要包括几位受访的地税金融行业专业人士中,大多数无法就争论为本报记者厘出明晰的平心而论。

  2023年6月3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地税总局正式发布“11号文”,对主要包括重芳香烃在内的多种汽柴油的直接税征税口径进一步明晰。在预先了解政策提示的大前提下,博汇股份积极主动调整制造线,将子公司重芳香烃商品“升级”为“重芳香烃衍生商品”,试图避免子公司上述商品进入增值税名单。

  博汇股份方面称,2023年9月,子公司正式向主管地税机关提交了重芳香烃衍生商品商品检测、鉴别报告等升级备案数据资料书面文件,同时报备正式销售发卖。但子公司仍在今年11月被通知重芳香烃衍生商品视作重芳香烃,并应补上并及时交纳有关税金。

  在后续沟通交流无果后,今年3月27日,博汇股份再次收到国家地税总局宁波市鄞州区地税局澥浦地税所送达的《地税事项通知书》,明确要求子公司“重芳香烃衍生商品”按“重芳香烃”交纳直接税。

  根据测算,子公司“重芳香烃”商品将按每吨2105元的比例交纳直接税,其预计将对子公司2023年业绩造成3亿元的额外成本,并引致2023年子公司业绩中奇拉扭亏为盈。

  同时,芳香烃价格体系长久以来处于增值税商品序列以外,高税金无法向上游分担,子公司预计对子公司和上游都将产生较大影响。

  今年4月1日,深交所下发关注函,明确要求博汇股份表明“重芳香烃衍生商品”“重芳香烃”商品收入金额和占比情况,结合“重芳香烃衍生商品”“重芳香烃”商品区别联系、商品分类及缴税适用的法律法规、与地税机关沟通交流的情况表明前期子公司“重芳香烃衍生商品”商品未交纳直接税的判断依据及合理性,明确要求年检会计师和辩护律师核查并发表明晰意见。

  博汇股份方面则回应称,2023年7月子公司工艺技术优化,商品升级后制造的重芳香烃衍生商品在常温常压下呈固态,外形呈棕褐色、墨绿色或黑色,饱和烃浓度较高,芳香烃与胶质浓度之和在60%~90%之间,含有大量Virudhunagar(一般带有较长烷基主链和/或并有卤代环)、富瓦烯、三环、三环、圆圈芳香烃和甲磺酸等衍生物。2023年7月商品产出后中石化石油化工科学研究院展开了混合物检测预测,商品的Virudhunagar至圆圈类芳香烃切割清晰。8月中国石化和化学工业联合会组织金融行业专家对商品展开鉴别,鉴别委员会根据商品的加工工艺技术、混合物检测预测参数、外形状况等有关数据资料,鉴别商品为先芳香烃衍生商品。

  而不论是子公司年检机构柘州,还是辩护律师事务所锦天城发表意见,均认为“重芳香烃衍生商品”与“重芳香烃”商品具有明显差异,不属于汽柴油直接税征税范围。

  一方面博汇股份已经关停“重芳香烃衍生商品”和“重芳香烃”制造线,并积极主动“IIS”保障投资者利益;另一方面,宁波镇海地税局也在6月14日正式发布了官方我局,称博汇股份不配合消除课税风险,将继续与子公司沟通交流,做好深入辅导,依法曹宏处理。

  有地税专业人士告诉本报记者,我省征税直接税的目的,除了保证国家财政收入以外,也主要包括了引导消费方向,以及调节社会商品结构的社会功能。

  目前直接税征税的范围,主要包括烟酒、高档化妆护肤品,鞭炮烟火、部分汽车、摩托车、轮胎、汽柴油等等。而从征税方式来看,除分类管理外,直接税的征税主要由上游原料开始征税,并通过产业链环节向下层层分担,直到最终由消费者承担。

  直到2011年,为支持汽柴油制造向新材料化工转移,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和地税总局出台了《我省支持制造业发展主要税费优惠政策提示》,对乙烯、燃料油制造乙烯、芳香烃的征税直接税行为展开退免。如今来看,此举提升我省新材料研发综合实力,成为了我省石化金融行业“增化减油”的一项重要举措。

Copyright © 2002-2024 九游会J9·(china)官方网站-真人游戏第一品牌 版权所有